心灵的追踪 云蒸霞蔚火火龙 著 更新时间:2019-11-28

已完结 短篇小说

这是一个温馨的春晨,在南国湛江轻纱般的薄雾正渐渐散去。 清秀窈窕的槟榔,亭亭玉立的椰树,碧蓝的海湾,迎着扑面的带咸味,甘甜的温热南风,市政协常委、著名生物学教授刘金先生健步走向寸金桥。他年近古稀,身板却极硬朗,稳实的步伐中透出一种曾是军人特有的矫健之势。他走走停停,若有所思,偶尔间,还和路旁早起锻炼的熟人点头致意。当他走上寸金桥时,情不自禁地凭栏远眺,晨风鼓荡起他的衣襟。 东方一轮旭日从大海中喷薄跃出,将寸金桥——这座当年曾是抵抗法国侵略者的英雄桥堡辉映得分外金碧堂皇。此刻,刘金教授沐浴在晨光中,朝霞落满他斑白的双鬓,炯炯的双目仿佛跳动出火花来。面对如此灿烂的朝晖,一种思古之幽情从他心中油然而生。他心潮翻涌,思绪联翩,念道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风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……”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
云蒸霞蔚火火龙
作品总数
3
累计字数
0
创作天数
0
作者其他

心灵的追踪

这是一个温馨的春晨,在南国湛江轻纱般的薄雾正渐渐散去。 清秀窈窕的槟榔,亭亭玉立的椰树,碧蓝的海湾,迎着扑面的带咸味,甘甜的温热南风,市政协常委、著名生物学教授刘金先生健步走向寸金桥。他年近古稀,身板却极硬朗,稳实的步伐中透出一种曾是军人特有的矫健之势。他走走停停,若有所思,偶尔间,还和路旁早起锻炼的熟人点头致意。当他走上寸金桥时,情不自禁地凭栏远眺,晨风鼓荡起他的衣襟。 东方一轮旭日从大海中喷薄跃出,将寸金桥——这座当年曾是抵抗法国侵略者的英雄桥堡辉映得分外金碧堂皇。此刻,刘金教授沐浴在晨光中,朝霞落满他斑白的双鬓,炯炯的双目仿佛跳动出火花来。面对如此灿烂的朝晖,一种思古之幽情从他心中油然而生。他心潮翻涌,思绪联翩,念道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风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……”

走,看游行去

这是一个温馨的春晨,在南国湛江轻纱般的薄雾正渐渐散去。 清秀窈窕的槟榔,亭亭玉立的椰树,碧蓝的海湾,迎着扑面的带咸味,甘甜的温热南风,市政协常委、著名生物学教授刘金先生健步走向寸金桥。他年近古稀,身板却极硬朗,稳实的步伐中透出一种曾是军人特有的矫健之势。他走走停停,若有所思,偶尔间,还和路旁早起锻炼的熟人点头致意。当他走上寸金桥时,情不自禁地凭栏远眺,晨风鼓荡起他的衣襟。 东方一轮旭日从大海中喷薄跃出,将寸金桥——这座当年曾是抵抗法国侵略者的英雄桥堡辉映得分外金碧堂皇。此刻,刘金教授沐浴在晨光中,朝霞落满他斑白的双鬓,炯炯的双目仿佛跳动出火花来。面对如此灿烂的朝晖,一种思古之幽情从他心中油然而生。他心潮翻涌,思绪联翩,念道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风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……”

我的红卫兵生涯

这是一个温馨的春晨,在南国湛江轻纱般的薄雾正渐渐散去。 清秀窈窕的槟榔,亭亭玉立的椰树,碧蓝的海湾,迎着扑面的带咸味,甘甜的温热南风,市政协常委、著名生物学教授刘金先生健步走向寸金桥。他年近古稀,身板却极硬朗,稳实的步伐中透出一种曾是军人特有的矫健之势。他走走停停,若有所思,偶尔间,还和路旁早起锻炼的熟人点头致意。当他走上寸金桥时,情不自禁地凭栏远眺,晨风鼓荡起他的衣襟。 东方一轮旭日从大海中喷薄跃出,将寸金桥——这座当年曾是抵抗法国侵略者的英雄桥堡辉映得分外金碧堂皇。此刻,刘金教授沐浴在晨光中,朝霞落满他斑白的双鬓,炯炯的双目仿佛跳动出火花来。面对如此灿烂的朝晖,一种思古之幽情从他心中油然而生。他心潮翻涌,思绪联翩,念道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风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……”